Alcor

为了泪殿下的笑容1

 @momo养的蘑菇 点的all泪!

说好的点文但是...

虽然列了大纲但是写的时候放飞自我太过了所以篇幅就变成了这样......

すみませんでした!(给momo太太土下座)

预计要写三四篇左右...不过会尽量在一周内写完!

这一篇是春泪始泪和隼泪


一、泪殿下笑不出来?

月之国作为大陆第一大国,不仅其经济文化相当的繁荣,并且在新国王的领导下向着愈加好的方向发展着。总之,是十分和平美好的国度。

而此时王宫内的某一处,正进行着一堂欢乐的课。

墨绿色发的小殿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迷迷糊糊地打招呼:“春老师,早上好...”

春递给泪一杯牛奶咖啡提神,顺便捏了一把泪的小脸:“已经十点了哟,泪,快打起精神来。”

喝了咖啡的泪终于清醒了一些,于是端正了坐姿:“春老师,今天我们学什么呢?”

春露出招牌式的温柔微笑:“今天我要教泪学习‘笑’,首先,泪,试着模仿一下我的表情怎么样?”

泪看了春许久,还是摇摇头:“我做不到,春老师。”

没想到会被拒绝的春愣了一下,追问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“唔...”泪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纠结,还是老实地回答了,“始说,春老师的笑容‘太假了’,我不会说假话,所以学不了,抱歉。”说着,还一本正经地起身鞠了一躬。

春一把捂住了胸口,缓缓地倒下了。虽然泪一本正经道歉的表情十分可爱但是说的话实在太伤他的心了!重伤!

“没关系吗?”泪担心地跑过来看。

“没事。”春坐起来,对上泪显露出担心的双眼,又觉得自己被治愈了。同时,他的脑内闪过一个主意。

“泪,我听说生理反应是无法控制的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,上次春老师教过我。”

“我想到一个好主意,泪,坐着别动。”春说着卷起起袖子。

“?”泪一脸疑惑,还是乖乖地坐着了。下一秒,巨大的黑影便向着他袭来。

 

“春,泪的教学怎么样...”放心不下自家孩子的国王陛下睦月始刚刚走到殿内就看到这一幕。

春把泪瘦小的身躯压在身下(不小心摔的),双手放在泪的腰上还在不安分的动着(在挠痒),而泪的眼中已经闪烁着水光,眼圈儿都泛红了(笑的)。

国王陛下脑内的某根神经瞬间断裂,一脚踹开春,一把将泪搂到自己怀里。

“春——”

“始,这是误会...嗷——”

 

在泪解释了之后,始的怒气值依旧没有降下来,毫不犹豫地赏了春一个究极版铁爪功后拉着泪回了寝殿。

“始,春老师只是在和我闹着玩而已。”泪坐在始的身边,由始教授玩今日的课业之后再次为春辩解。

“我知道。”始叹气,“不过不管是什么理由,春做出那种举动都是不对的。”

泪盯着始的脸看了好久,从始的身边站了起来。

“泪,怎么了?”

泪跑到殿门口,在门后露出半张脸,小声地回答:“有点事,等会就回来。”

始看着泪掩上殿门,身影消失在门后,揉着眉心又是一声叹息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对泪的感情就变质了呢?

最初见到这个被海从战场上捡回来的孩子时,泪怕生地从海的身后探出头来看向他,琥珀色的眼睛闪着好奇和不安混杂的神采,却又清澈见底。出于怜惜和对这个孩子的喜爱,始将泪收为了养子。

但是在这几年的相处过程中,泪渐渐展现出他的光彩。他在看见泪第一次弹奏乐器时认真的表情和双眼明亮的光芒之后,就再也无法从泪的身上移开视线。

但是泪对自己虽然怀有深深的依赖,但这份依赖中所包含的情感,和自己对泪的情感的确是不一样的。

门被推开的声音将始从思绪中惊醒,泪端着盘子,小心翼翼地向着始走来。

“泪,你在做什么?”

“去泡茶了,跟春老师学的。”泪将盘子放在桌上,又倒了一杯茶出来,“始,尝一口。”

始十分惊讶,泪就算是在被海捡到之前,也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,再加上泪没有什么生活常识,王宫的侍女们将他的日常打理得十分妥当,连倒茶都很少自己做。没想到这样的泪会去学习沏茶。

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味道和自己平时喝惯的茶十分相似,泪一定下了很大工夫学沏茶。

始对上泪期待的目光,露出今日第一个笑容:“很好喝,泪。”

看着泪得到夸奖后一闪而逝的微笑,始抚着泪的发丝问道:“怎么想起要学沏茶了?”

泪重新坐到始的身旁,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:“始每天都忙到很晚,我不像葵哥哥一样可以帮着处理事务,所以想着至少能为始沏茶,让你稍微轻松一点...”

听着泪的声音,始的心里一下子柔软得乱七八糟,忍不住一把抱住了身边的人。

“唔...始?”

“谢谢,泪,我很开心...”

 

第二天始见到春的时候,春的精神还是有些萎靡不振。

“出息!”始冷冷地扔下一句。

“呜哇,始你一定没有自己的力气有多大的自觉...”春抱怨到一半被始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。

“别废话,带路。”

泪小殿下不仅外表可爱,内心也是小天使,学习认真还擅长乐器,唯一的一个小缺点就是——不爱笑,这一点让始和春等人操碎了心。

出于无奈之下,春决定动用非科学手段——据海的情报,这个国家有一位无所不能的魔法使,而始和春现在,就是准备去寻找这位魔法使。

借助海手绘的地图,始和春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的大宅邸前,始刚抬起手还未来得及敲门,门便开了,始也和对面的魔法使对上了眼。

始后退几步和魔法使拉开了距离:“请问你就是魔法使吗?”

“是的☆”白发的魔法使眯着眼笑起来,有些夸张地行了一个贵族礼,“我的名字是霜月隼,伟大的国王陛下来找我,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?”

果然和海说的一样是个怪人,始暗暗想着,向魔法使交代了来意。

“原来是为了可爱的小殿下啊,fufu,真有趣,请交给我吧♪”隼的脸上露出了神(愉)秘(悦)的笑意。

 

“泪,这位就是你的新老师,霜月隼。”始安抚地拍拍泪的肩头,向他介绍隼。

“白色的...”泪看了隼半天,小声的嘟哝了一句。

隼略微挑眉,看着泪的眼神亮了一分:“是的哟,我就是从今天开始担任泪殿下老师的白魔王哦☆”

白...魔王?泪疑惑地盯着隼看了好久,获得了隼的一枚wink。

“咳,泪,我还有事,就先去忙了。”始起身离开,同时给了隼一个警告的眼神。

“嗯,始,加油。”泪挥挥手,目送始离开。

始离开了之后,殿里只剩下泪和隼,泪怕生的毛病深入骨髓,抿嘴陷入了沉默。

“泪殿下是被深深爱着的呢。”

隼突然开口,泪抬起头看他,疑惑地问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春和始,还有我在这座王宫里遇到的很多人都是,不求任何回报地爱着泪殿下的哦~”隼坐到了泪的身边,离泪稍远一点的地方。“泪殿下有这样爱着的人吗?”

“唔...春和始,葵哥哥和新,海和阳...有很多呢...”泪伸出手指,发现数不清之后又放下手。

“有这么多人爱着泪殿下,还有这么多对泪殿下来说很重要的人,这就是‘幸福’的证据。”隼的声音十分温柔,缓缓的流转,泪被吸引住,目不转睛的看着他。

“是...这样吗?”泪放下了戒备,转向隼,眼中现出好奇的光辉。

“当然。”隼的姿态十分放松,一手撑着下颌,坚定地点头。

泪露出一枚浅浅的笑容:“谢谢,霜月老师。”

闻言,隼好似有些不悦地垮下了脸:“泪殿下对始和春都是直呼名字的,那种叫法听起来更加亲昵呢。果然我还要再努力才能让泪相信我吧?”余光瞥到泪含着一丝焦急的眼神,忍不住微微勾起唇角。

“霜...隼老师的话,我也想和隼老师更加亲密一点。”泪睁大了眼睛看向隼,眼中的期盼让隼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。

“那么,握个手,可以吗?”隼伸手。

泪沉默片刻,缓缓地向着隼伸出了手。

碰触到泪的手的瞬间,隼觉得有什么不知名的感情在心中萌芽了。

柔软而有些冰凉的,泪的手,还有注视着自己时毫无杂质的漂亮的琥珀色瞳孔。

“泪,我会把我知道的事情,全部教给你。”隼轻轻地,抚上泪的头。

“我可是无所不知的魔王大人哦☆”


话说隼也没有生活常识啊...

下一篇应该是葵泪和新泪

抱歉没有把点文写完(再次土下座)

谢谢看文的太太们ToT


评论(2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