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cor

Rainy day(中)

@苏生半夏 的点文
抱歉过了这么久才更
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这篇文,总之先把中篇放出来

清晨。
晨曦的微光被厚窗帘挡得结实,一点也没有打扰到旁边床上少年的睡眠,卧室里静悄悄。
在闹钟响起的一瞬间,郁伸手准确地拍下去,声音戛然而止。郁伸了个懒腰,迅速地起床洗漱后,走进了旁边的房间。
轻轻地开了门走进去,郁看看像猫一样蜷缩在被子里睡得脸红扑扑的少年,心里的柔软简直要满溢出来。
郁走到泪的床边,探过身去,用指尖轻轻地理着少年蹭得有些凌乱的墨绿色发丝,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。
“早上好,泪。”用细小的声音仿佛自言自语般说了句早安后,郁便起身离开了卧室准备出门了。
泪住在郁的家里转眼就过了两年多,泪和神无月家的人也亲密如一家了,不过当郁要去外地上大学时,泪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和郁一起住到租的房子里。因为地方不大,只有一间卧室,也就变成了两人一间的情况。为了减轻郁的经济负担,泪去应聘了打工——一家咖啡店的钢琴师,泪的钢琴声为店里吸引了不少客人,所以即使泪只有每天下午去工作三四个小时,拿到的报酬也是相当可观的。
当泪终于睡醒了睁开眼时,已经是快九点了,他掩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,揉了揉惺忪睡眼,起身拉开窗帘,却在瞥到窗外漂浮着的紫色纸鹤时瞬间没了睡意。
他开窗伸手接住纸鹤,一道低沉稳重的男声传了出来:“泪,隼那家伙好像跑到人间界去了,帮我看着那家伙,别让他为祸人间。”传完话后,纸鹤便化为光尘消散了。
唔,隼到这里来了吗?泪心里有些惊讶。
“不过要找隼啊...好麻烦,问一下郁君吧。”
等到郁回来吃完晚饭之后,泪便向郁问起了找人的问题。
“那个人是外国人吗?我们两个都没有太多空闲,还是让万事屋帮忙会好一点吧。”郁想了想,提出了建议。
“万事屋?”泪用充满求知欲的眼神看着郁,郁组织了一下语言,给泪做了解释。
人间也有像始和隼他们一样万能的存在吗?难道这就是人间的“神”吗?泪饶有兴趣的点头:“那就去寻求万事屋的帮助吧。”
于是在休息日,郁带着泪去了附近的万事屋。按响了门铃之后,自称万事屋主人的高大青年将他们请了进去。
“所以说,是要找这孩子的监护人吗?”而且还是银发,外国人?“那么,可以详细地说一下目标的基本资料吗?”
基本资料?泪不解的眨眨眼,郁附在他耳边轻声解释着:“就是和你上次去应聘的时候回答一样的问题。”
哦。泪恍然,点点头开始回答。
“名字是隼,年龄不知道,最近才到这里的,特长是...什么都会。”
就这样?而且为什么年龄是未知?
海仔细看了看对面少年的表情,虽然因为对方面瘫脸并没有看出什么来,但总觉得他是认真的怎么破...
“那么,有对方的照片之类的吗?”
“没有。”
回答的好快!海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在客人面前做出扶额这种失态的动作。
“抱歉,如果没有照片的话实在是...”
唔,不行吗?泪想了想:“我可以把隼画出来。”毕竟以前隼和始夸过自己画得很好看的。
“啊,这样的话就好说了。”就算不是照片也总是能在画上找到一些特征的。海去取了纸笔来交给泪,泪接过认真地画了起来。
一时间客厅里只有笔在纸上划过的沙沙声,海看着郁偏过头温柔地注视着泪,嘴角带着笑意的样子,突然有了种自己是灯泡的感觉。
“画好了。”正在海胡思乱想的时候,泪已经画完,将画纸递给了他。
“哦,真快……啊……”海的表情在看到那张画时僵住了。
“有了这张肖像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吧?”泪用着充满期待的眼神看向海,海一时语塞。
说实话,是这样抽象的肖像的画我也是无能为力的。
海正在心里想着怎么委婉地陈述这一观点时,楼上传来了拖鞋的声音。
“好像很热闹的样子呢?可以让我也加入吗?”隼笑眯眯地看着楼下的三人,对着泪招了招手,“好久不见,泪~”
找到了。泪把视线从隼身上移回到对面一脸惊讶的海身上。
不愧是“神”,无所不能的存在呢。泪这么想。
泪和隼谈了一会儿就离开了,在回去的路上,郁想到隼看向自己时意味深长的眼神,对着泪平静的侧脸还是问了出来。
“隼先生,是泪的朋友吗?”总觉得这两人在某种地方有些相似。
“……大约是类似导师的存在吧。”泪有些心不在焉,听到郁的声音才回过神,“隼教了我很多东西。”
“诶,是这样啊!隼先生是个很不可思议的人呢,而且和泪很像。”是师生关系的话就能理解了。
“……嗯"泪低下头,含糊地应声。
郁抿唇,心里叹气。
又是这样,他一直都觉得泪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,也知道如果只是作为朋友的话不要触及比较好,但自己的感情已经超过了那一线,想要了解泪的一切的心情也迫切得几乎压制不住,泪却总是这样一副闪躲的态度……
"神无月同学?"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郁的思绪,他抬头,看向对面清俊温和的青年。
"水无月前辈,下午好。"郁笑着打招呼,没有注意到泪动摇的眼神。
"下午好。"青年点头,看到郁身后低着头的泪,没有多问什么,和郁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。
等回到了家,泪突然拽住正要上楼的郁的袖子,低声问道:"今天路上遇到的那个人……"
"嗯?"郁停下脚步回头,"水无月怜前辈吗?他是我同一个大学的前辈,虽然不是一个系的就是了。"
"是吗?"泪若有所思地点头,对疑惑地看着自己的郁摆摆手,"只是有点在意那个人,没什么事。"
"啊,是吗。"郁爽朗地笑笑,"那我先上去放东西,一会儿做饭。"
泪看着郁消失在拐角处的身影,暗暗下定了决心。
第二天清晨,当郁起床走出卧室时,却见到在门的一旁站着的泪。
郁不由地退回去看了看闹钟——七点。
就在郁开始怀疑自己的闹钟是不是坏了的时候,泪开口了。
"郁,今天我可以去你的大学看看吗?"
郁惊讶地看着泪,一时没能转过弯来。
"不行吗?"泪垂眸,露出一个失望的表情。
"啊啊,不是,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早起来。"郁连忙跑过去按着泪的肩膀,"不过我今天要上课……"
"我就是想在校园里走走而已,郁,放心上课。"
没想到反而被泪安慰了,郁的笑容里带上了几分无奈,"那你记得带着手机,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,上课的时候我也会接的。"见泪应下了,郁才放心带泪去了学校。
在教室门口与郁分别后,泪在校园里拦了一位学生:"抱歉问一下,你知道水无月怜在哪里吗?"

下篇完结
和できるわけないでしょう算是一个系列的,
可以一起看啦
谢谢看文的太太们!

评论(6)

热度(19)